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
>>政务公开>>媒体关注

回家——如东民政人接力寻亲记

发布日期: 2017-05-08 15:05:50 字号:[ ]

为流浪汉铺就回家之路

????? 5月2日上午9时,从苏州市吴江区盛泽镇前跃村赶来的徐玉林,与失踪13年之久的哥哥在我县救助管理站内相见,泪如泉涌,抱头痛哭。如东县县民政部门工作人员通过四年的不懈努力、接力寻亲,终于为流浪精神病患者徐菊林铺就了回家之路。

流浪汉坟场觅食,多方查证无线索

????? 早在2013年4月4日中午,正在县西郊公墓进行祭扫服务的如东县民政局社会事务科科长王健,发现了一名披头散发、蓬头垢面、衣衫褴褛的流浪汉,正在墓区内找寻祭祀供品充饥。

????? 王健立即把自己的快餐送到他面前,并与他攀谈起来。他自称“倪菊林”,63岁,属虎,11大队人,并从地上抓起一块泥巴,用启海口音说:“我就姓这个泥”。清明节后,王健随即将其照片发到县民政工作群,请系统内部人员及全县民政助理帮助查找,但都毫无进展。

无奈之下,王健又来到公安机关,请求在全省范围内吴越口音地区排查45至70岁之间,名叫“倪菊林”的男子,但仍没有发现有价值的线索。

????? 2015年6月份,公安机关将“倪菊林”移交给如东县救助管理站后,被安置在掘港镇残疾人托养中心,妥善安排好日常生活。救助站工作人员徐志鹏将其救助信息公布在江苏省救助工作群、南通救助工作群,利用濠滨论坛等网站进行寻亲,还报请公安机关进行了DNA比对,在全国救助管理系统进行登记寻亲,然而,这些信息的发布如石沉大海,毫无回音。与此同时,救助站的老毕带着他到海门等地进行现场查找,请人辩认,但仍然毫无线索。寻亲之路陷入困境。

排查范围再缩小,寻亲之路见曙光

????? 今年,救助站将寄养在外的托养人员全部收回进行站内照料。在工作人员陈小建的开导下,“倪菊林”说出了哥哥叫徐福林、弟弟叫徐玉林、妹妹叫徐菊梅、父亲叫徐老三等信息。

????? 为什么与家人的姓氏与其不一致?这引起了陈小建的怀疑。在每月救助工作例会上,他提出,是不是带着“倪菊林”去海门、启东等地再一次进行实地查询,并请求当地救助站给予帮助。今年4月28日,县救助站站长夏晓军带着“倪菊林”前往海门,攀谈中,“倪菊林”说出了乌镇、北王村等地名。工作人员怀疑“倪菊林”是浙江与苏州一带的人。这次海门之行缩小了查找范围,寻亲之路又见曙光。

????? 第二天,陈小建来到掘港派出所,在副所长朱海峰的协助下,首先对苏州地区名叫徐福林、徐玉林的家庭人员信息进行拉网式排查比对,发现苏州市吴江区盛泽镇的徐玉林,其父叫徐老三,有一个叫徐菊林的哥哥,没有办理二代身份证。陈小建随即与徐玉林进行了电话沟通,他回复说,二哥徐菊林13年前离家出走,至今下落不明。原来,“倪菊林” 就是徐菊林,他把自己的姓氏搞错,一直把“徐”念着“倪”。

兄弟相认乐开怀,踏上温暖回乡路

????? 5月2日,徐玉林与姐夫早晨6点就开车出发,9时不到就来到了我县救助站。眼泪从徐玉林的脸上无声划落,兄弟俩抱头痛哭,徐菊林的脸上也露出许久未见的笑容……

????? 徐玉林介绍说,二哥徐菊林小时候发烧,药物过敏,致使精神失常,后来,时常拿着菜刀乱砍。13年前曾跑到上海,被救助站送回过一次,但半年后又一次离家出走,一直杳无音信,家里人一直以为他已客死他乡。这次85岁得老母亲得知徐菊林仍在人世,高兴得一直掉泪,本想跟着一起来接二哥回家,考虑到年事已高,还是决定在家等候。

当参观了如东救助站受助人员生活区及食堂,看到了哥哥被发现、被救助及为其寻亲的照片资料时,徐玉林又惊讶又激动,连呼想不到:“曾经以为救助站会虐待流浪人员,失散13年的二哥早已不在人世,没想到哥哥在这儿生活得很好,是如东民政人把精神病患者变得像正常人一样,深深地感谢你们!”见到亲人的徐菊林,思维也显得格外清晰。他满面笑容地与如东救助站的受助人员及工作人员挥手告别,踏上了苦苦寻觅了13年之久的回乡之路。

????? 看到徐菊林乘坐家人的汽车回家,救助站内的受助人员“王宝华”拉住陈小建手喊着:“我也要回家。”工作人员相视而笑,然后齐声说道:“好,无论多久,我们一定帮你找到家!”。

版权所有:政府主办
技术支持:南通中威科技信息系统有限公司 备案证编号:苏ICP备 05078365
本网站建议使用IE6.0及以上版本,1024*768显示器分辨率,增强色32位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